奇闻轶事:为何大律所在中国频遭滑铁卢(3)

想买布鲁克林大桥吗?

媒体继续报道这个律师在中端市场交易方面的专业会将美国证券法的业务带入Stephenson Harwood。又写到,去年,律所从Orrick, Herrington & Sutcliffe雇佣了一个合作伙伴,这个律所也关闭了在香港的分所。从2016年起,英国律所一直与中国当地的律所(由一群前Stephenson Harwood律师设立的)保持着联系。在西方,有人会将与律所的“叛逃者”一直保持联系作为积极正面的新闻吗?

Stephenson Harwood的媒体宣传又声称新的团队会将北京分所人数提高到21人。“这个战略部署将会让我们更好的服务于国内与海外的客户。”Voon Keat Lai,夏新律所大中华区执行董事说道。“尤其是律师在资本市场交易的优良从业经验将为我们的在这个领域增加新的维度”

Troutman Sanders于一月份关闭香港,上海分所时宣称他们的战略评估显示中国在香港资本市场执业的重点不同于其他律所关注的重点:能源,保险,生命科学以及金融。

我于2017年12月份拜访了Covington & Burlington,去见在中国长期执业的律师Tim Stratford和James Zimmerman。他们分别是哈弗大学和美国杨百翰大学毕业的。这些美国律所设立在最贵的地段,同时也非常安静与空旷。我跟他们开玩笑说,“你们在这发射炮弹都不会伤到人,因为周围真的是空无人烟,那要怎样才能招揽客户,发展业务呢?”没有人回答我。

2015年,我在伦敦度假时,收到Fried, Frank, Harris, Shriver & Jacobson’s的主席David Greenwald给我们发的邮件。他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要大幅度缩减在香港,上海的分所。

“我们亚洲的分所的业务并不是非常好”他写道,“而且也没有额外的大规模投资”

翻译:朱亚超

Published by 管理员 on 5月 25th, 2018 tagged 法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