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5月 30th, 2018

奇闻轶事:为何大律所在中国频遭滑铁卢(4)

伯克利的闯入
最近,伯克利的一份研究表明,由于所谓的激烈竞争,几乎所有的外所在中国大陆都很难生存下去。
标题是“基地办公室:国际律所如何进驻中国市场”伯克利常驻作家,助理教授Rachel Stern,经验法学统计学 家Su Li收集了2012年174家在中国司法部注册的国际律所的数据,总结出当下中国法律市场的现状。
数据来源于两人于2013年和2014年的调查过的90所大学。大多来源于是在国际律所的律师,也有在中国国企内部的法务以及其他法律相关职业。他们就十多个问题进行提问,如收费情况,竞争以及其他话题。
从他们的研究中能找到很多中国法律环境与现状的大数据。

1992年到2012年,平均每年有12所国际律所在中国注册开业。
在过去的20年里,有25家律所由于政策变化退出中国。
每年平均有7家律所倒闭,55%是被兼并或破产。
2012年中国共有81家美国律所,19家英国律所,15家日本律所,9家德国律所,7家澳大利亚律所以及7家法国律所。

同时也表明快速发展的中国律所超过19000所。2002年,没有一家中国律所有超过200名律师。在今年早期,大成律师事务所已经有超过3200名律师。瑞士联盟同丹顿结合组合的律所有大约超过6600名律师-世界上最大的律所。
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国律所开始在海外设立分所。在中国法律圈,国际律所和中国的顶尖律所是否有品质差别是大家争论的焦点。
此项研究还表明了国际律所在中国执业的两项基本策略:很多美国律所在某一方面做精,比如知识产权。相反,大多数的欧洲,亚洲,以及拉丁美洲律所的定位是处理来自家乡的业务。
这项研究含有大量的有趣数据。比如很多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律师解析了为什么他们觉得自己律所即使在赔钱也无所谓。我们的律师在处理中国业务所达到的收益能达到$600,000,那都算是幸运的。
大多数在中国内陆的国际律所有6-19名律师不等。如果有20名律师那都能排进前八名了。
作者还运用了还原分析,分析了中国内地律所规模大小以及律所生存时间的关系。
律所的全球的覆盖率同样也与其估摸成正比。另外一个与律所规模相关的变量就是雇佣的中国当地律师的数量-这是律所本土化的粗略衡量。所以,在中国的时间,全球覆盖率,以及雇佣的有类似中国姓氏的员工这几个元素能使得一个国际律所能够增长其在中国的业务。
作者得出以下结论:在最初对市场准入感到兴奋之后,经济停滞的普遍经历说明了炒作的力度、合作的限制以及中国政府在塑造法律服务市场方面的持续实力。这种“退出”的罕见性反映了人们的看法,即中国的存在是全球承诺的象征,也是非常值得的对未来收入增长的押注。
正如一名上海的律师引用此报告并指出,“如果你想来中国赚大钱,那么你应该知道很少有人会在这发财”

Published by 管理员 on 5月 30th, 201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