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5月, 2018

奇闻轶事:为何大律所在中国频遭滑铁卢(5)

结论
如果这份伯克利研究得到证实的话,那么就说明常青藤的学生是害怕竞争的。问问你自己,什么时候成绩优异的顶级的律师会害怕竞争呢?毕竟这不是阿克隆,而是中国,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个经济奇迹,未来出伟人之地。
伯克利研究的结果可能会有些令人不解,但对于法律领域的中国通来说,并不是非常难以理解。我的理解是外所雇佣的都是有想法,能够分析问题,但却很少雇佣一些能够发现问题,发现机会的人才。一个更加不友善的结论是,伴随着新的“大傻瓜”们进入中国,外国市场的律师们正在玩一种更大的“傻瓜”策略。他们正在做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利用他们令人惊叹的的资历和以及美好的承诺,从一家律所跳槽到到另一家律所,以此来增长他们的阅历。到最后投资者们都很想知道他们承诺的回报在哪里。谁又能责怪他们这么做呢。毕竟,这是由律师事务所自己来决定如何优化配置已达到利益最大化,并投入必要的资源在未来的美好新世界中获得真正的立足之处的。
翻译:朱亚超

Published by Edward E. Lehman on 5月 31st, 201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

奇闻轶事:为何大律所在中国频遭滑铁卢(4)

伯克利的闯入
最近,伯克利的一份研究表明,由于所谓的激烈竞争,几乎所有的外所在中国大陆都很难生存下去。
标题是“基地办公室:国际律所如何进驻中国市场”伯克利常驻作家,助理教授Rachel Stern,经验法学统计学 家Su Li收集了2012年174家在中国司法部注册的国际律所的数据,总结出当下中国法律市场的现状。
数据来源于两人于2013年和2014年的调查过的90所大学。大多来源于是在国际律所的律师,也有在中国国企内部的法务以及其他法律相关职业。他们就十多个问题进行提问,如收费情况,竞争以及其他话题。
从他们的研究中能找到很多中国法律环境与现状的大数据。

1992年到2012年,平均每年有12所国际律所在中国注册开业。
在过去的20年里,有25家律所由于政策变化退出中国。
每年平均有7家律所倒闭,55%是被兼并或破产。
2012年中国共有81家美国律所,19家英国律所,15家日本律所,9家德国律所,7家澳大利亚律所以及7家法国律所。

同时也表明快速发展的中国律所超过19000所。2002年,没有一家中国律所有超过200名律师。在今年早期,大成律师事务所已经有超过3200名律师。瑞士联盟同丹顿结合组合的律所有大约超过6600名律师-世界上最大的律所。
在过去的五年里,中国律所开始在海外设立分所。在中国法律圈,国际律所和中国的顶尖律所是否有品质差别是大家争论的焦点。
此项研究还表明了国际律所在中国执业的两项基本策略:很多美国律所在某一方面做精,比如知识产权。相反,大多数的欧洲,亚洲,以及拉丁美洲律所的定位是处理来自家乡的业务。
这项研究含有大量的有趣数据。比如很多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律师解析了为什么他们觉得自己律所即使在赔钱也无所谓。我们的律师在处理中国业务所达到的收益能达到$600,000,那都算是幸运的。
大多数在中国内陆的国际律所有6-19名律师不等。如果有20名律师那都能排进前八名了。
作者还运用了还原分析,分析了中国内地律所规模大小以及律所生存时间的关系。
律所的全球的覆盖率同样也与其估摸成正比。另外一个与律所规模相关的变量就是雇佣的中国当地律师的数量-这是律所本土化的粗略衡量。所以,在中国的时间,全球覆盖率,以及雇佣的有类似中国姓氏的员工这几个元素能使得一个国际律所能够增长其在中国的业务。
作者得出以下结论:在最初对市场准入感到兴奋之后,经济停滞的普遍经历说明了炒作的力度、合作的限制以及中国政府在塑造法律服务市场方面的持续实力。这种“退出”的罕见性反映了人们的看法,即中国的存在是全球承诺的象征,也是非常值得的对未来收入增长的押注。
正如一名上海的律师引用此报告并指出,“如果你想来中国赚大钱,那么你应该知道很少有人会在这发财”

Published by Edward E. Lehman on 5月 30th, 201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

奇闻轶事:为何大律所在中国频遭滑铁卢(3)

想买布鲁克林大桥吗?
媒体继续报道这个律师在中端市场交易方面的专业会将美国证券法的业务带入Stephenson Harwood。又写到,去年,律所从Orrick, Herrington & Sutcliffe雇佣了一个合作伙伴,这个律所也关闭了在香港的分所。从2016年起,英国律所一直与中国当地的律所(由一群前Stephenson Harwood律师设立的)保持着联系。在西方,有人会将与律所的“叛逃者”一直保持联系作为积极正面的新闻吗?
Stephenson Harwood的媒体宣传又声称新的团队会将北京分所人数提高到21人。“这个战略部署将会让我们更好的服务于国内与海外的客户。”Voon Keat Lai,夏新律所大中华区执行董事说道。“尤其是律师在资本市场交易的优良从业经验将为我们的在这个领域增加新的维度”
Troutman Sanders于一月份关闭香港,上海分所时宣称他们的战略评估显示中国在香港资本市场执业的重点不同于其他律所关注的重点:能源,保险,生命科学以及金融。
我于2017年12月份拜访了Covington & Burlington,去见在中国长期执业的律师Tim Stratford和James Zimmerman。他们分别是哈弗大学和美国杨百翰大学毕业的。这些美国律所设立在最贵的地段,同时也非常安静与空旷。我跟他们开玩笑说,“你们在这发射炮弹都不会伤到人,因为周围真的是空无人烟,那要怎样才能招揽客户,发展业务呢?”没有人回答我。
2015年,我在伦敦度假时,收到Fried, Frank, Harris, Shriver & Jacobson’s的主席David Greenwald给我们发的邮件。他解释了一下为什么要大幅度缩减在香港,上海的分所。
“我们亚洲的分所的业务并不是非常好”他写道,“而且也没有额外的大规模投资”
翻译:朱亚超

Published by Edward E. Lehman on 5月 25th, 201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

奇闻轶事:为何大律所在中国频遭滑铁卢(2)

轶事与分析
2018年3月,有媒体报道称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Stephenson Harwood收购了美国Troutman Sanders’ 北京分所,壮大了他们在中国的业务。
1月份,美国Troutman Sanders又宣布将关停他们在香港,北京以及上海的分所。
媒体又相继报道了一位杰出的律师带领着十一个业务能力超强的市场团队(在这用词很精美,其实意思就是一个执业律师外加十个律师助理),其中还有两个顾问。(主要目的就是吸引客户,创造收益)
媒体继续报道称其中一个律师于2012年从Orrick, Herrington & Sutcliffe离职加入美国Troutman,并在北京建立分所。他的执业范围主要是为香港股票交易中心提供美国法中型股权资本相关方面咨询服务。这完全和Troutman Sanders宣称的1997年就入驻中国相矛盾。具体就是Troutman Sanders接管了一个“倒霉的”律所(于2012年收购)。英国Stephenson Harwood声称这个人在2012年设立美国Troutman Sanders’ 北京分所,其实是他在Orrick为Stephenson Harwood.带来了一些业务而已。
翻译:朱亚超

Published by Edward E. Lehman on 5月 25th, 201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

奇闻轶事:为何大律所在中国频遭滑铁卢(1)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企业的数量是美国的五倍。然而还是有很多国际大律所不断挺进中国市场。他们要么是沉潜待发,要么是像尼克松政府从越南撤退时那样光荣离场。
我认为大律所这样做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在中国开分所能赚点“小钱”。但也有争议,有人认为必须要先赚一大笔钱,然后才能在中国设立分所。当然你也不一定要听我的建议,虽然我只是一个在中国律所工作的,和媒体唱反调的人。
翻译:朱亚超

Published by Edward E. Lehman on 5月 25th, 201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

非安全地带-美国律师事务所报告称中国市场竞争太过激烈:“呜咽离场”

一家拥有超过650名律师的美国律所将于五月底悄无声息的关掉他们在中国的所有分所。

他们不得不向中国市场-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历史上最大的经济转型地屈服。最简单的原因就是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

我个人觉得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这些美国律师事务所进入中国市场,却雇佣了一帮所谓的“中国通”,而这些“中国通们”唯一的技能只是宣传自己是中国通,而并非是站在客户的角度帮助客户发现,解决问题。
律师事务所是大生意。我的一个在MD的法律专业的同学,他的律所每年的年收入有三百万美金。他告诉我说,与中国事务相关的业务收入还不到0.1 %。在中国开分所就像是在做门面活儿-招聘一些在国外常青藤学校毕业的,看起来很有魅力但能力却不敢恭维的中国人。他们并不能为律所带来任何收入来源。就是这样,美国的律所在中国不断地关门大吉,放弃中国市场。即使根据《中国日报》报道中国在一带一路,中巴经济走廊,以及区块链的背景下,中国金融服务产业每年会省下2000万美元的费用。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美国律师以及大律所从中国的撤资-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猜想这仅仅就是大律所的命运吧-“呜咽离场”而非“大张旗鼓离去”

Published by admin on 5月 24th, 201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