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6月, 2012

中国首次公布空难调查报告:伊春空难谜底揭晓

刚刚听说伊春空难的调查报告正式公布了,在网上就第一次看到了调查报告的全文。调查结果证实了我们当时的猜测,果然是是驾驶员的责任。要预测出这样的结果并不难,从当时对天气和机场周围环境的报道,就可以看出当时是很不适合降落的。事实上那些去空难现场看过的伊春空难的家属都告诉我,一看当时的情境就能猜出驾驶员是想着陆结果没找准跑道,所以就撞在附近了。
当时很多家属对河南航空公司的赔偿不满意,而遇难飞机的制造商是美国通用,希望我能代理他们去美国诉讼。我当时就表示这个案子我们不会代理去美国起诉,因为这是个明显的不当驾驶造成的事故,只能向航空公司索赔,如果去告飞机制造商美国通用,通用公司必然要提管辖问题,很容易就要被驳回,即使没有被驳回,实体一审理,没通用的责任,也只能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空难是不幸,但这个能首次公布完整的调查报告不能不说是一个大的进步,在中国历史上应属首次。伊春空难之前的包头空难,就是简单的公布了结果说是责任事故,所以包头空难的家属很不满意。我们这次在包头空难的诉状中正式将要求东航等公布空难事故调查报告作为一项诉讼请求提出来,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公布调查报告。如果法院支持了这项请求,那么以后家属要求公布调查报告也就有了案例可循。也许有人会问,人都没了,调查报告还有什么意义。但我理解,家属希望了解事实的真相,希望彻底弄清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永远失去亲人,否则他们的心里可能永远都有一团解不开的痛。
周五一向是个公布坏消息的好时间,因为马上就周末了,很多人的心思都已经去度假了,但我知道伊春空难家属们可能今夜又要难以入眠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愿伊春空难遇难者的在天之灵知道这个答案后能早日安息!

Published by admin on 6月 29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上海地铁无权微博公布女乘客照片并称其不自重

看到新闻报道才知道上海地铁二公司现在成了新闻焦点,原来这个公司在自己的官方微博上公布了一位女乘客的背面照片,并评论道:“称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
我们猜测该地铁公司也许是出于善意,但这样未经允许就公布乘客照片,而且还告诫人家要自重,显然不妥。让人家自重就是暗示乘客不自重,就多少带有些侮辱的成分。一般大家看到影视节目中,都是被性骚扰的一方才会愤而指责那些行为不检的人要自重。
该地铁公司的这一做法显然不妥。首先我认为地铁公司没有权力侮辱任何人,特别是他们的客户————乘客。另外,着装是关系个人审美价值等多方面因素的个人选择,地铁公司既没有服装设计师的审美眼光,也并非道德裁判员,他们根本没有权力判断别人的着装是否属于不自重的范畴。最后地铁公司在没有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就公布别人的照片,也涉嫌侵犯乘客的肖像权,因为尽管该照片只是个背影但非常清晰,而认识该乘客的人就可能根据照片识别该乘客的身份。可想而知该乘客很有可能因此被身边的人嘲笑为“不自重”,而如果这个故事被人当笑话四处讲,对乘客的伤害就会不可估量。
所以奉劝上海地铁二公司赶快删除微博,并赔礼道歉。

Published by admin on 6月 26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首家境外上市民企遭诉 侨兴环球资源被指隐瞒重大信息

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中,很可能又有一家将触礁。昨日,国外有消息称,因被指隐瞒重大信息,侨兴集团旗下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侨兴环球资源(纳斯达克股票代码:XING)被多名美国投资者告上法庭,与此同时,侨兴集团创始人吴瑞林及其儿子吴志阳等也被列为被告。值得注意的是,于1999年登陆纳斯达克的侨兴集团被称为中国首家在境外上市的民营企业。
信息披露不当
根据美国投资者的起诉书显示,目前,侨兴环球资源已经被停牌,审计委员会要求调查为何有一笔资金汇入吴瑞林的账户。据悉,去年6月,侨兴环球资源旗下一家子公司向公司前主席吴瑞林的一个账户中转入了一笔资金,不过未有透露涉及金额。
这项转账交易是在未通知侨兴环球资源审计委员会情况下进行的,审计委员会已责令这笔资金必须被马上返还。此外,侨兴环球资源已向纳斯达克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出通知,告知公司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并将尽快把调查结果上报。审计委员会还已决定将对涉及转移公司资产的交易进行审查,并对侨兴环球资源银行账户的现金余额进行确认。
资料显示,侨兴集团创建于1992年4月,主要从事通信终端产品的研究、开发、生产与销售,是国内大型的电话机、手机等通信终端产品制造企业。目前,侨兴集团的业务主要覆盖通信终端、卫星通讯、智能家居以及矿产能源等领域。
美国股民集体诉讼
1999年,吴瑞林一手创立的侨兴集团下属公司侨兴环球(后改名为“侨兴环球资源”)在纳斯达克市场上市了。当天共发行了160万股,每股5.5美元,一举募得890万美元。作为第一家在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的中国公司,侨兴集团一度风光无限。但是,在登陆纳斯达克10多年后,侨兴却被告上法庭,这多少有些令人意外。
美国投资者还指出,侨兴环球资源公司缺少完善的内部和财政监管体系,而正是由于侨兴信息披露存在问题误导了股民,给投资者带来损失。而对于被起诉一事,侨兴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公司并未得到相关信息,也无法回答其上市公司是否出现问题。
对于这起诉讼,曾代理多起跨国诉讼的北京雷曼律师事务所律师郝俊波告诉记者,从目前公开信息来看,凡在2011年7月15日到2012年4月16日期间买了侨兴环球资源股票的中国投资者就可以进行起诉。
据了解,由于参与美国的证券集体诉讼手续简单而且并不需要任何费用,目前已经陆续有中国投资者向郝俊波表示有意向参与美国的集体诉讼。不过,郝俊波指出,如果中国投资者也想加入该起集体诉讼,只有在今年6月26日前向美国法院递交起诉书才有可能争取成为首席原告。“所谓首席原告就是可以全程参与诉讼过程,相当于原告的代表,其有权决定案件中的很多关键性细节,包括赔偿金额、美国公民以外的外国投资者能否加入等等,如果能成为首席原告,自身利益将优先得到保障。如果不能成为首席原告,中国投资者就会比较被动,可能难以获得满意的赔偿。”郝俊波称。
中国企业在美频繁遭起诉
中国在美上市企业陷入诉讼漩涡早已不是第一次。统计数据显示,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有8.8%都遭遇过类似的情况。截至2009年底,284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中有25家遭遇过集体诉讼,他们被起诉的原因大多为公司报告存在虚假或误导信息,导致公司股价下跌,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由于突如其来的信任危机,已让数十家中国公司从美国主板市场退市。
此外,由于中国企业在美上市受阻的原因非常复杂,所以不少证券分析师都对这一话题进行回避。“中国在纳斯达克上市企业被起诉,这背后可能有很多原因,有可能是中国企业没有遵守国外的游戏规则,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将中国企业妖魔化,总之情况比较敏感,不便过多评论。”一位证券公司首席分析师颇为无奈地告诉记者。
而平安证券分析师罗晓明则坦言,不管原因是什么,被美国投资者告上法庭对侨兴集团来说肯定有负面影响,比如股价受挫,甚至可能会引发管理层波动等。“中国人最讲究自省,应该看到,很多中国企业在国内早已习惯了不规范的运作方式,到美国上市后,依旧我行我素,这样很容易陷入纠纷中。”

Published by admin on 6月 20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尼日利亚空难赔偿最新进展及给中国家属的建议

由于尼日利亚丹纳航空公司承保的英国劳合社(Llyods)保险公司提出将向6月3日失事飞机的每位遇难者赔偿13万美元,这几天陆续有几位中国家属咨询我对此的意见。
为此,我仔细查询了有关的信息,并与几位美国律师交换了意见。一般来讲,从谈判策略上考虑,航空公司和要出钱的保险公司都会试探性地先提出一个比较低的赔偿数额。如果他们运气好,碰到比较好处理的家属,这个数额就可以解决;即使有不同意的,在一个比较低的基础上再增加赔偿也不会太高。上次在中国发生的伊春空难刚开始处理时,就有空难家属和记者跟我打电话说航空公司提出赔偿40万,我当即指出此数额偏低,只是适用航空公司在没有过错情况下的责任限额,不易接受,可继续争取。两天以后再有家属跟我联系时,航空公司的提议就是96万了。再早的包头空难,虽然东航最先提出21万的赔偿方案,但据我所知,通过谈判各家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同样的道理,这个数额肯定也是可以谈的。关于这起尼日利亚拉各斯的空难,已经代理美国遇难者戴维·艾利森在芝加哥起诉的美国律师告诉我,他们目前也在为原告和丹纳航空公司交涉争取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赔偿。所以家属完全可以与航空公司谈自己的想法。
那么这个13万美元的赔偿是否合理呢?根据我们代理的经验来看,这几年从全世界范围来看空难赔偿很少会有这么低的。我们代理的最低的赔偿额是2007年一起在俄罗斯发生的空难的赔偿仅有30万美元,而13万美元跟中国标准比都要低。在中国目前中国航空公司的最新标准是伊春空难的96万,这个标准应该是得到官方民航总局的批准的,因为中国空难赔偿都一般是由政府主导,所以没有得到批准,航空公司不会随便提议。我猜民航总局的意见是不超过一百万,因为东航也曾向我们提议过赔偿96万再以其他名义给4万,最终凑成一百万的整数。所以说13万美元在前几年还勉强说的过去,在今天显然就是太少了。需要注意的是,航空公司一般会采用分化大家,各个击破的谈判策略。空难家属都团结起来一致行动,就会提高说话的分量。如果只有一家要求增加赔偿,航空公司就可能先把这家给晾到一边。
当然我们理解到,有的家属可能想急于想了解此事,而且也可能担心如果目前不接受这个赔偿,以后再走诉讼程序,可能会时间很长,而且结果到底如何也不能确定,所以,可能会觉得比较拿到手的赔偿才比较踏实。这个想法是有道理的,如果家属的确想万无一失地尽快拿到赔偿,而且愿意接受这个数额,那么接受航空公司的调解赔偿方案,就是最快的获赔方式。但是,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即使接受了航空公司的赔偿,也千万不要堵死追究其他责任人的途径。我们和美国律师一致认为,在这起空难中,制造商麦道/波音公司( Boeing/ McDonnell Douglas),以及发动机制造商美国联合技术公司Pratt & Whitney都因可能负有责任而肯定要成为被告,所以他们很可能会付出远远超过航空公司这区区13万美元的赔偿。如果家属要接受航空公司的赔偿,航空公司必然要家属签署一份免责即同意不再追究责任的声明或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家属一定要注意,只能免除丹纳航空公司一家的责任,应在免责声明中加上一条明确保留追究飞机制造商和飞机零件制造商等其他任何责任人的权利。已经起诉的美国律师告诉我,那个美国遇难者家属目前没有接受丹纳航空公司的任何赔偿,直接就在美国起诉了。既然没签任何免责,想告谁就可以直接告,这个案子中,飞机驾驶员也列为了被告,这个驾驶员很可能存在疏忽的过错,而且有法律意义的是这个驾驶员是美国人,这会有助于美国法院对此案的管辖权。
郝俊波律师是中国第一位代理空难案件的律师,有多年代理中国遇难者家属索赔的成功经验。如果有您有任何涉及空难方面的问题,请联系雷曼律师事务所郝俊波律师(010-85321919, 13718052888)。
由于尼日利亚丹纳航空公司承保的英国劳合社(Llyods)保险公司提出将向6月3日失事飞机的每位遇难者赔偿13万美元,这几天陆续有几位中国家属咨询我对此的意见。    为此,我仔细查询了有关的信息,并与几位美国律师交换了意见。一般来讲,从谈判策略上考虑,航空公司和要出钱的保险公司都会试探性地先提出一个比较低的赔偿数额。如果他们运气好,碰到比较好处理的家属,这个数额就可以解决;即使有不同意的,在一个比较低的基础上再增加赔偿也不会太高。上次在中国发生的伊春空难刚开始处理时,就有空难家属和记者跟我打电话说航空公司提出赔偿40万,我当即指出此数额偏低,只是适用航空公司在没有过错情况下的责任限额,不易接受,可继续争取。两天以后再有家属跟我联系时,航空公司的提议就是96万了。再早的包头空难,虽然东航最先提出21万的赔偿方案,但据我所知,通过谈判各家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同样的道理,这个数额肯定也是可以谈的。关于这起尼日利亚拉各斯的空难,已经代理美国遇难者戴维·艾利森在芝加哥起诉的美国律师告诉我,他们目前也在为原告和丹纳航空公司交涉争取在这个基础上再增加赔偿。所以家属完全可以与航空公司谈自己的想法。
那么这个13万美元的赔偿是否合理呢?根据我们代理的经验来看,这几年从全世界范围来看空难赔偿很少会有这么低的。我们代理的最低的赔偿额是2007年一起在俄罗斯发生的空难的赔偿仅有30万美元,而13万美元跟中国标准比都要低。在中国目前中国航空公司的最新标准是伊春空难的96万,这个标准应该是得到官方民航总局的批准的,因为中国空难赔偿都一般是由政府主导,所以没有得到批准,航空公司不会随便提议。我猜民航总局的意见是不超过一百万,因为东航也曾向我们提议过赔偿96万再以其他名义给4万,最终凑成一百万的整数。所以说13万美元在前几年还勉强说的过去,在今天显然就是太少了。需要注意的是,航空公司一般会采用分化大家,各个击破的谈判策略。空难家属都团结起来一致行动,就会提高说话的分量。如果只有一家要求增加赔偿,航空公司就可能先把这家给晾到一边。
当然我们理解到,有的家属可能想急于想了解此事,而且也可能担心如果目前不接受这个赔偿,以后再走诉讼程序,可能会时间很长,而且结果到底如何也不能确定,所以,可能会觉得比较拿到手的赔偿才比较踏实。这个想法是有道理的,如果家属的确想万无一失地尽快拿到赔偿,而且愿意接受这个数额,那么接受航空公司的调解赔偿方案,就是最快的获赔方式。但是,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即使接受了航空公司的赔偿,也千万不要堵死追究其他责任人的途径。我们和美国律师一致认为,在这起空难中,制造商麦道/波音公司( Boeing/ McDonnell Douglas),以及发动机制造商美国联合技术公司Pratt & Whitney都因可能负有责任而肯定要成为被告,所以他们很可能会付出远远超过航空公司这区区13万美元的赔偿。如果家属要接受航空公司的赔偿,航空公司必然要家属签署一份免责即同意不再追究责任的声明或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家属一定要注意,只能免除丹纳航空公司一家的责任,应在免责声明中加上一条明确保留追究飞机制造商和飞机零件制造商等其他任何责任人的权利。已经起诉的美国律师告诉我,那个美国遇难者家属目前没有接受丹纳航空公司的任何赔偿,直接就在美国起诉了。既然没签任何免责,想告谁就可以直接告,这个案子中,飞机驾驶员也列为了被告,这个驾驶员很可能存在疏忽的过错,而且有法律意义的是这个驾驶员是美国人,这会有助于美国法院对此案的管辖权。
郝俊波律师是中国第一位代理空难案件的律师,有多年代理中国遇难者家属索赔的成功经验。如果有您有任何涉及空难方面的问题,请联系雷曼律师事务所郝俊波律师(010-85321919)。

Published by admin on 6月 13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雷曼律师事务所中国专利和商标团队

雷曼律师事务所中国专利和商标团队面向公司内部法律顾问、外国律师和中国律师开展研讨班: 
“在战略规划和主动策略设计过程中需考虑的诉讼咨询和谋划问题”
 
 

日期: 2012年6月27日
语言: 英语和汉语
 

时间: 上午8:30-11:00(包含早餐)
地点: 雷曼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

 

 

详细地址:  北京朝阳区东方东路22号中国外交部亮马桥外交公寓10-2
课程联系人: 管理员姚小姐cyao@lehmanlaw.com  
雷曼律师事务所中国律师团队知识产权部专利和商标代理人详情请浏览  www.lehmanlaw.com
雷曼律师事务所蒙古国律师团队专利和商标代理人详情请浏览 www.lehmanlaw.mn

 
主讲爱德华•雷曼(Edward E. Lehman)简介:
爱德华•雷曼(Edward E. Lehman)先生是雷曼律师事务所中国和蒙古国律师团队的执行董事,是英国特许专利代理人协会(The Chartered Institute of Patent Agents)的会员,并且在中国(北京和上海)已连续居住了25年。雷曼先生在知识产权保护策略和知识产权诉讼方面经验丰富。居住在中国(北京和上海)的25年期间,他积累了涉及中国复杂知识产权诉讼和知识产权执行各个方面事宜的本地经验,雷曼先生尤其精通知识产权有效性和侵权分析业务。雷曼律师事务所诉讼业务部律师具有与中国的各级法院、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SIPO)、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CTMO)、中国海关总署和其他行政机关交往的丰富经验,与他们携手密切配合,董事长雷曼先生代理众多大型跨国公司进行知识产权事务的全面监管工作。
在其20余年的执业过程中,雷曼先生积极致力于提供中国知识产权事务全面管理和知识产权相关交易的咨询,包括对知识产权尽职调查和商业文档撰写提供建议。另外,他还就著作权保护、软件著作权备案、海关备案、商业秘密、域名、技术转让、机密信息和知识产权开发等问题提供专业法律意见。雷曼先生曾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并且是现任中国中央电视台法律事务评论员。
雷曼律师事务所中国知识产权部研讨班目标任务:
关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商标注册和专利诉讼策略的介绍;展示案例研究成果同时分发案例研究材料,研讨近期报道的国际社会热议的中国商标和专利案件。在本期中英文研讨班上我们提供中英文课件。
雷曼律师事务所中国知识产权部课程大纲:

关于中国商标注册常见问题解答
关于海关备案常见问题解答
关于在中国申请注册商标,采用商标名称的意译、音译,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关于软件著作权备案常见问题解答
是否有望克服“中国先申请原则”带来的问题?
中国商标侵权纠纷案例:Hermes(爱马仕)、VIAGRA(伟哥)、Michael Jordan(乔丹)、Jeremy Lin(林书豪)、Britney Spears(布兰妮BRITNEY)和iPad。
中国专利实施相关问题和诉讼策略
中国新近专利案例

Published by admin on 6月 11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尼日利亚拉各斯空难原因及法律问题分析

6月3日在尼日利亚拉各斯机场附近发生的重大空难导致至少193人遇难,举世瞩目。 令人吃惊的是第二天就传来了空难原因的重要线索———6月4日尼日利亚民用航空局局长哈罗德·德姆仁(Harold Demuren)发表声明说,事发前飞行员报告失事客机的两个发动机均存在故障。这不由的令人怀疑飞机故障是否会是造成空难的原因。
现在科学的进步已经很大限度地降低了坠机的可能。如果一个发动坏了飞机,没有其他问题,飞机可以继续飞行。即使像本次空难的麦道-83这种双引擎的飞机,如果两个引擎都坏了,在理论上飞机靠滑翔也能安全着陆。但如果两个引擎都失灵时,飞机单靠滑行找不到合适的地点或根本没有时间迫降,那坠毁就很难避免。另外,如果乘客知道了飞机两个发动机都坏了,很可能会因紧张失控,而到处乱动,飞机就会失去平衡而坠落,这和船上的人乱动会导致翻船的道理差不多。
尽管在没有全面调查之前,目前就断言空难的原因还为时尚早,但我个人认为有三个理由认为发动机故障的可能性比较大。一是从报道来看当地事发时能见度良好,这种情况下着陆的难度很小。二是既然在地面上起了这么大的火,说明显然不是因燃油耗尽而坠毁。既然人、天气或燃油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那么飞机本身机械故障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第三,因为飞机制造商肯定要参与调查,尼日利亚应该不会要编造理由诬陷发动机,光黑匣子的数据也能听到有没有飞行员反映发动机故障的对话录音。如果的确是两台发动机都发生了故障,飞机制造商麦道公司和波音公司肯定会承担相应责任。
如果是飞机的问题导致空难,那么空难的责任划分上就会有变化,因此也会引起一系列法律上的变化。首先航空公司还是应该对乘客承担赔偿责任,但他们可以根据责任构成比例要成飞机制造商承担相应责任。而由于制造商是美国公司,导致美国也可能成为本案的诉讼地。因此我建议家属应该先将此案起诉到美国法院。
根据我们的经验,只要是在美国发生的空难,即使是外国公民(包括中国)一般至少要会获得一百万美元的赔偿。我们代理的客户一般分无责任和有责任两种。普通的乘客一般不会对空难的发生承担任何责任,当然会得到比较高的赔偿。我们代理的有责任的客户一般是在美国航空学校学习驾驶的中国飞行员学员,因为驾驶员多少自身会对空难承担一些责任,所以一般一百万美元的赔偿应该是可以接受的。至于无责任的乘客,赔偿就会高出很多。我们跟美国律师合作代理过一起发生在美国水牛城的空难,那个案子我们的合作律师到美国法院申请给一位中国遇难者家属一亿美元的赔偿。
不过,只要外国人到美国起诉,被告一般都会以不方便管辖为由申请美国法院驳回诉讼。但是如果美国法院认为该案件与美国利益有关,就可能坚持受理这一案件。如果是发动机的问题,一般来讲美国人是很在乎这方面的安全问题,所以审理的可能性比较大。另外根据我们的经验几乎90%的空难案件都会庭外和解结案。因为赔偿都是由保险公司作出的,所以很少有航空公司傻到冒着失去声誉的危险,而坚持要和乘客打官司到底。这种案件最坏的后果就是案件被美国法院驳回,然后再通过尼日利亚律师到尼日利亚法院起诉。而这样情况下,航空公司也愿意赔偿调解来结案,因为回到当地法院,家属的律师就会调整策略,索赔数额会相应降低。根据我们的经验在非洲或俄罗斯这些地区,国际上的航空公司一般会同意给中国公民约50万美元左右的赔偿,具体数额会因责任的严重程度和家属的具体情况有所调整。一般如果遇难者有需要抚养的子女,赔偿数额就会比较高。

郝俊波律师是中国第一位代理空难索赔案件的律师,多年来一直代理发生在世界各地的空难案件。郝俊波律师可以为空难家属提供免费咨询,详情请致电雷曼律师事务所010-85321919。
- 郝俊波

Published by admin on 6月 7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空难律师郝俊波给尼日利亚空难中国遇难者家属的建议

作为空难律师,天天与空难打交道,已经习以为常。根据我们的经验,其实在世界范围内空难的发生是很频繁的,就在早上我刚刚收到一名印尼空难家属寄来的授权委托书。但是刚听说尼日利亚刚发生了这么严重的空难,仍然很吃惊,还听说机上可能有中国乘客,希望这个消息只是误传。如果真有中国乘客遭此不幸,相信家属已经心急如焚,现根据我们多年的工作经验,提出如下意见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首先如果有中国亲朋在尼日利亚而且可能乘坐了遇难航班,要尽快跟他们取得联系,因为总有幸运的人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乘坐出事的飞机,这样当然是最好的。如果联系不上,可以跟当地的其他人联系,也可以跟航空公司联系。关于DANA航空公司,我在网上查到他们的网站http://www.dananig.aero/index.htm  公司电话 +234 – (0)62 – 318843/318844/316676/310102 – 7,传真是+234 – (0)62 – 317325/317088。

如果确认了家属不幸遇难,也不要过分悲伤,要准备好为死者安排后事。航空公司会邀请遇难者家属来尼日利亚检验DNA,以确认身份,同时依国际惯例,航空公司应该妥善安排葬礼,这个葬礼一般是按照当地习俗,但中国家属可以根据中国自己的习俗传统提出建议,如果不是太麻烦相信航空公司会遵照家属的要求。去尼日利亚的费用都应该是航空公司负担的,但中国家属一开始需要自己垫付一些,而且需要自己申请签证。

根据国际惯例,空难的原因不可能几天就查清,所以赔偿的问题,也不太可能这么快就解决。但有的航空公司,有可能利用家属还在悲痛的震惊中时,就要求家属签署赔偿协议,希望尽快了解这个案子。因为还没查清责任,所以航空公司一般会就按简单的标准来赔。这样其实对家属是很不公平的,所以如果发现航空公司要求签署赔偿协议时一定要谨慎。如果只是支付一起前期的费用,就可以不客气的收下。这起空难中的飞机是美国波音公司制造的,如果不能排除飞机故障的原因,这个案子到美国法院去诉讼是可行的,从赔偿上来看对家属也肯定是最有利的。当然对方的律师可能会抗辩说这个案子不应该在美国诉讼,但空难的案件决大多数是调解结案,因为赔偿最终是保险公司付款,所以航空公司一般会乐的送这个顺水人情,以免案子拖得太久损害航空公司的声誉。我们所跟美国律师和尼日利亚律师都有合作,根据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代理空难案件的经验,除了中国的航空公司(也许因为是国企,不愁客户),其他国家的航空公司(包括经济状况不太好的,例如俄罗斯和非洲的航空公司)应该都会与家属调解做出满意的赔偿。

如果遇难者家属有任何问题,可免费咨询北京雷曼律师事务所的郝俊波律师(010-85321919, 13718052888)。郝俊波律师是中国第一位空难律师,对此类案件有丰富经验。

Published by admin on 6月 4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