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月, 2012

美国商标警告通知书

美籍知识产权专家兼雷曼律师事务所董事长爱德华·雷曼先生,注意到在处理美国知识产权相关问题时,中国的企业、律师以及知识产权专业人士可以避免一些潜在的问题发生,在此将中国雷曼律师事务所注意到的有关的情况透露给您。
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已经发出了一份正式警告,它针对一家或多家这类私营企业:不隶属于美国专利和商标局但同时使用一个似乎是“官方”或在某种程度上相关于美国专利和商标局的名称的或者是在使用美国政府和已直接取得联系的世界各地的商标所有者的名称。这些(警告中提到的)公司提供(收费)服务包括:(1)法律服务;(2)商标监测服务;(3)在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处备案商标;以及(4)在公司的私人注册表中“登记”商标。这些公司可能看上去正在使用正式的政府文件,并要求付款。他们可能会显示出您的商标和商标的序列号或注册号,或者像是在参阅部分美国代码或其它政府机构的信息,他们似乎是在向其警告您的注册商标即将过期。而事实上美国专利和商标局不会发送任何缴纳费用的请求,所有的官方文书都是从位于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的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发出的。如果通过电子邮件发送,一定带有”uspto.gov”字样的域名。对于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来说,通过商标持有人的代理人取得联系是十分罕见的。因此请仔细阅读所有此类信件,如果您对于收到的有关您商标的信件有任何质疑,请在向我们确认其合法性之前不要支付任何费用。
您也可以将此类误导性的信件转发至美国专利和商标局:TMFeedback@uspto.gov?subject=Solicitations.
当您这样做的时候,请告知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您是否认为该信函是通过官方的沟通渠道,并且您是否已错误地支付了任何费用。如果您需要我们的协助,请咨询爱德华·雷曼律师;邮件至elehman@lehmanlaw.com,或联系姚小姐;邮件至cyao@lehmanlaw.com。对于审查此类不正当通知的服务雷曼律师事务所不收取任何费用。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29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案例问答 – assport Special Opportunities Master Fund, LP v eSun Holdings Ltd [2011] 4 HKC 62 董事受信责任与不当目的之法律

问:此案件的背景?
 
答:eSun Holdings Limited (“eSun”),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于2008年12月10日和中南证券有限公司 (“Chung Nam”) 订立配售协议(“协议”),协议规定eSun承诺为Chung Nam指定之受股人发行以票面值之120,000,000新股,而每位受股人买入之每颗新股将收取一股未上市之认购权证,给予受股人多一颗以票面值之eSun新股之认购权证。
eSun一位过半数股东之代表,Passport Special Opportunities Master Fund, LP 和 Passport Global Master Fund SPC Limited (集体简称“Passport”),为eSun和eSun四位执行董事予以起诉并展开法律程序,并获得单方面禁制令禁制eSun继续配售。eSun申请撤销禁制令但获败诉,而协议之实行限期得以延长。Passport 针对eSun和 eSun四位执行董事根据公司条例第168A条提交呈请书,申请禁制和宣布性质补偿以防止拟配售得以完成和宣布发行无效。eSun于2009年1月9日终止协议。 Chung Nam和Chung Nam之指定受股人以介入人身份参与法律程序。
问:此案件的争论点是什么?
 
答:Passport之主要争论点,是董事们以主要但不当目的批准配售,是为保护执行董事林建岳于eSun之控制利益,从而削弱了Passport之股权。因此,协议不是以eSun最佳利益和不是董事们本着真诚而订立的。
Passport 之另一争论点,是即使协议是以eSun最佳利益和以董事们本着真诚而订立的,董事们未能为配售而衍生之削弱一般股东权益之效能而作出正式考虑,也未能为其他可行而又不会有削弱效能之筹款作出正式考虑。因此,董事们之决定因违法和违反受信责任而应当被裁定无效。
问:此案件的裁决依据是什么?
 
答:法庭在考虑Passport之争论点时,法庭裁定董事们订立协议之目的或主要目的应被考虑,而董事们之主观意图和感知是解答此问题之关键。主观事物之考虑包括eSun真正财务状况,它筹款之实际需要,和发行新股对股东之影响只会在评估董事们自称之目的之证据可信性时,才会有关连和被考虑。
法庭裁定董事们脑里是否主要以不当目的行事是经相对可能性的衡量决定,而法庭作出裁决会考虑严重不当和不检行为之固有的不可能性质,从而要求相称和有力的证据才会裁定有关指称成立。
法庭经考虑证据之全部,裁定有关配售之动机是一种为保持林先生于eSun的控制权的不当行为目的的推论应在相对可能性的衡量下被否决。
有关Passport另一争论点,法庭裁定当董事们考虑是否应该和以甚么方式展开发行新股时被受信责任约束,应考虑股东权益,和以对不同股东组别都公平之方式下执行权力 (如董事们决定发行)。法庭不接纳有任何充分数据放置于eSun董事会前令董事会得以作出任何有关配售对于eSun或其股东的财务影响之有意义评估。因此,董事们于此案不达成受信责任,而他们有关配售之决定容易引起他人反对。
判决之结果是配售裁定为可使无效而非无效,但此案之配售不会被废止或作废,因为指定受股人是不知道公司决定是有不当目的的第三身买家,而他们的权益不应受影响。
如您需要以上判决复本,本所乐意传送给您,而本事务所有资历之律师有能力协助您解答于中国范围任何有关法团、商业事务和公司法有关之事项。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21st,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给强生召回隐形眼镜消费者的建议

最近刚看到强生公司因其ACUVUE OASYS(中文名:欧舒适)隐形眼镜存在问题,可能导致使用者眼睛受伤而正在中国召回该产品。从强生公司公开的信息来看,该批问题产品似乎在中国销量很有限,而且对消费者的伤害也不太严重。但根据我们代理问题产品索赔的案例的经验来看,生产商一般都喜欢将此类问题淡化,而消费者由于每个人对产品的使用情况和个人体质都不同,所以不能排除有的消费者可能会受到很严重的伤害,而且眼睛是很娇嫩宝贵的器官,希望使用者一定要警惕。我们曾经代理过的博士伦润明护理液案件中就是全世界有很多消费者都认为自己使用了召回的隐形眼睛护理液而导致失明。而我们代理其他医疗和医药产品的经验来看,在世界范围内,因产品质量问题给消费者造成重大伤害的案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如果消费者购买并使用了该召回产品,建议大家请尽快去附近的眼科医院就诊,并保留就诊的有关材料和购买隐形眼镜的相关收据和发票。一般消费者估计不会产生多大问题,如果略有不适,更换了产品也就算了,但建议要求销售商在提供更换时要注明是因为购买了召回产品而进行的更换,以免以后产生问题。如果消费者的视力受到严重伤害。我建议大家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 郝俊波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20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韩寒为什么撤诉

此前韩寒高调先后到上海的金山区和普陀区两个法院起诉方舟子名誉侵权。然后先是以修改诉状为由从金山区法院取回诉状,今天又在普陀区法院刚宣布正式受理该案没几天,又自己撤诉了。目前实际上没有任何法院在审这个案子。
韩寒的法律团队看上去有些乱了阵脚。这样诉来撤去,显然不像要正经要打官司的。从已经立案的普陀法院撤诉,又从金山区法院拿回诉状,就说明韩寒的团队可能意识到此前一时冲动立案太早,现在还不该让法院介入审理此案。因为法院一旦正式受理,相应的法律程序就会启动,法院会安排开庭审理,如果作为原告的韩寒证据不足,那就只能会被法院驳回诉讼而自取其辱。估计目前韩寒团队很可能尚未取得足够的证据能证明方舟子侵权,目前在通过自己跑圈来争取时间。换句话说,韩寒虽然当初一怒之下连跑两个法院去立案,但冷静下来才认识到自己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这听上去有些荒唐,但我们的确见过这样的牛客户,不管证据如何,都会在盛怒之下,不顾律师的提醒,要求我们去告东告西。既然客户愿意出钱,那就先告了再说。)
从以前的报导来看,韩寒此前宣称自己有手稿为证。但问题是单纯有手稿并不能证明那些作品是韩寒写的,他完全可以买一本自己抄写一遍,事实上方舟子也可以手抄一遍说是他写的。至少还需要证明那些手稿是写在作品出版以前的合理时间范围内。这就需要进行相关的司法鉴定。就目前证据鉴定的技术水平而言,尽管鉴定结果可能会存在多达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误差,但如果有相应的参考比对样本,鉴定手稿形成的大致时间还是可以的。
媒体上曾报道韩寒的太太宣称已经找到了韩寒当年的手稿,并将进行司法鉴定。既然现在跟法院打起了你立案我就撤的游击战,也许是因为还在等司法鉴定结果或其他证据。但如果韩寒就此偃旗息鼓,迟迟不修改诉状并提交金山区法院,没了下文,那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所谓的诉讼只不过是场欲盖弥彰的闹剧。
-郝俊波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14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药家鑫案死亡交易后续启示录

轰动一时的钢琴杀手一案,随着凶手药家鑫被判处死刑而逐渐被大家遗忘。令人吃惊的是这个案子居然还有续集。只是原来的悲剧现在变成了闹剧。
据报道昨天(2012年2月8日)“药家鑫案”受害人死者张妙的家属和代理人来到药庆卫(药家鑫之父)家,准备到药家“拿”此前药庆卫在微博上许诺的捐赠20万元,结果不仅没拿到钱,反倒跟药家的人打了起来,还有人因此而被拘留。
从媒体公开的信息来看,药家以前的确打算给张妙家20万,并曾给张家送上门,不过被张家退了回去。赔偿受害人是应该的,我们律师在接受了刑事案子被告的委托后,都会建议家属立即退赔,偷了人家钱的赶紧还,贪污的赶快退,杀人强奸那些不能退还的,也要尽快跟受害人联系,道歉赔偿以取得谅解。  这些善后措施虽然不能改变罪名成立的性质,但可以作为认罪态度好的表现,嫌疑人有可能因此而受到从轻处理。尤其对于那些有可能被判死刑,但又没有任何其他可以从轻的情节或立功表现,受害人或其家属表示谅解说两句好话几乎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所以给死者家属赔偿不仅是人道的,也是成功的诉讼策略。
但具体到药家鑫这个案子,个人感觉药家这个20万的赔偿似乎有点儿少了。因为如果人家拿了钱表示谅解,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以这个价格送给杀人者一条命,或者更难听点儿说,从某种角度也等于拿死者的生命换来这个赔偿。这听上去似乎无法令人接受。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部分死者家属会逐渐接受亲人已经死亡的现实,而且他们也会认识到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换回死者。另外他们的仇恨也会随着时间而逐渐变淡(从生物医学的角度来说,人的记忆力都是有限的),所以根据我们的经验,说服家属做出谅解还是有可能的。
但赔偿的数额需要注意,最好高到足以让受害人或受害人家属感到他们受到了尊重,至少也要高到足以抵消他们因为受害而产生的屈辱感和愤怒感。就这个案子来说20万的确太少,所以不难理解张妙家人拒绝了送上门的赔偿。我们不知道药家人为什么只愿意拿出20万,也许是拿不出更多,也许以为再多的赔偿也没有。总之,这次有可能挽救生命的交易失败了。所以药家鑫也就没有悬念地被判处了死刑。
凶手已经伏法,张家人为什么又跑来向药家要钱了呢?当年牛哄哄地高调公开拒绝接受,现在又厚着脸皮不请自来地又上门来要,不仅不受欢迎还被打。本来被人同情,现在却被人笑话。难道是觉得演了出悲剧还不够,还要给大家演出闹剧娱乐一下?
张家人肯定有自己的理由,但从我代理刑事案件受害人得经历来看,我认为这应该和我国对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赔偿太少有很大关系。我国的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一贯是重视对犯罪行为人的惩罚,而轻视对受害人或死者家属的赔偿或补偿。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法院只审理受害人遭受的物质损失部分,至于精神情感方面的伤害法院根本不受理。实际上关于物质损失部分的认定,很多法院认定起来也很苛刻,大部分都不会支持,我有一个案子是个外国人在中国山东某地被非法拘禁了两个月,结果法院最后只判令被告赔偿一千多元人民币。所以不难理解,药家鑫案虽然家属索赔50多万,法院最终只判决赔偿死者家属4万多人民币。然后,我们看到张妙家人对判决数额的极度不满,干脆说我们不要这个赔偿了。我们可想而知的是,这口气虽然出了,但因为失去亲人给家属造成的损失是无法逃避的事实。我们看到张妙留下一个两岁的孩子,有谁能理解两岁孩子失去母亲的痛苦?难道不应该有人对此作出赔偿?在中国有很多受害人,因法律上的限制而无法获得公平合理的补偿。所以我建议应该修改关于刑事附带民事的赔偿限制,应该允许受害人及家属请求全部包括经济及精神损失的合理赔偿。同时应该设立相关的基金或有关部门,来为那些因被告没有实际履行能力,而无法获得赔偿的刑事案件的受害人或其家属提供援助。
药家鑫案首次把音乐系大学生的艺术形象和凶残杀手联系在一起,更有人创造性地解释说连捅几刀可能是弹钢琴培养的习惯。这些元素导致了大家对本案的极度关注。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案例来认清我们现在的法律系统和社会存在的问题,并加以改进。
当凶手被处决,而围观的看客以为正义得到了伸张而四散回家时,我们看不到的是受害人家属将会继续生活在因此而产生的阴影中。法律和社会应该为他们点燃一盏灯,而不应任其在黑暗中自己摸索。
郝俊波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10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苹果的阴谋与战争————苹果公司与深圳唯冠iPAD商标侵权案的分析

估计很多人都是从苹果这款产品中第一次听到iPAD这个词。但一般不会有人会想到苹果这样的世界顶级公司居然会被控商标侵权,而且是其大名鼎鼎的iPAD商标。但从最近媒体公开报道的资料来看,成立于1995年的深圳唯冠公司其实早在2001年就取得了“iPad”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此后好戏开始了。
据说苹果不知哪儿来的灵感忽然决定要用“iPad”这个商标,但它没有自己直接去找深圳唯冠。这么做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谁都知道要碰到像苹果这样千载难逢的极品冤大头,不宰个天文数字,肯定会遗憾终生。作为律师,如果我们代表跨国公司这种大客户去跟中国的商标、专利或域名注册人谈转让事宜时,都会建议我们客户不要以自己的名义,最好注册一个无名小公司。苹果当然不会没有好律师,他们2009年注册成立了一家名为IP Application Development Limited(以下简称IP公司)的英国公司。这个名字起得比较专业,它的几个单词的第一字母连起来正好是IPAD。因为你要买人家的商标,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人家就可能怀疑你是大公司的托儿而开高价。(举个例子:如果你要买个已经被注册的“驴”商标,你就得说自己从小就喜欢驴,一直梦想开个驴公司,否则人家就会想你肯定是世界500强的驴公司的托儿,来个狮子大开口。)
这个IP 公司果然没有白成立,还真就在2009年,就与台湾的唯冠电子签署协议,转让包括涉案商标在内的共10个商标。同日,唯冠电子与IP公司签订《中国商标转让协议》,约定唯冠电子以1英镑的对价将涉案商标转让给IP公司。有意思的是在中国仅注册一个商标就需要几千元钱,而iPad商标仅以1英镑的对价就转让了出去。难免让人怀疑其中必有阴谋。但不管怎样,表面看来苹果已经轻松地以1英镑将iPad商标收入囊中,于是不难理解志得意满的苹果开始将该商标用于自己的新产品。
不过,有个重要的法律问题可能被得意洋洋的苹果忽略了,转让方台湾唯冠和深圳唯冠到底是什么关系,台湾唯冠是否真的有权将商标转让给苹果?这个答案很快揭晓了。据报道在法庭上,深圳唯冠提出,虽然苹果方面称“台湾唯冠”是“深圳唯冠”的总部,但是从股东结构、工商注册等角度来看,两家公司是不同的主体,所以台湾唯冠无权售卖本来归属深圳唯冠的商标权。因此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苹果并未取得iPad商标。由此产生后果是相当严重的:苹果必须为自己的商标侵权行为付出巨额赔偿。
正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一英镑怎么会买到好商标呢?苹果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人家为什么会同意这么便宜地就卖呢?一种可能是,唯冠当时也没多想,就听信了IP公司的花言巧语,或接受了幕后交易的条件,真打算把商标转给苹果,但后来才发现转让程序有漏洞,而且这个iPAD又这么火,所以又决定夺回自己的商标并大收一笔侵权费。不过我个人猜想,另一种可能是唯冠识破了苹果的伎俩,来个将计就计,反正现在在我这儿也没啥大用(事实上,从报道上来看,这个唯冠除了这个商标,好像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不如放长线钓大鱼。养肥了再抓。你用托儿来买,我就用托儿来卖。等你把这个商标做肥做大,我不仅能收回一个成功的商标,还能获得天文数字的赔偿。
现在来看,苹果恐怕难以从这个商标侵权案中全身而退,翻案的可能性很小,即使要调解,也得吐血割肉。所谓商场如战场,我们不知道苹果当初为什么犯了低级错误不让那个IP公司直接从深圳唯冠买商标。可能是苹果团队自己疏忽大意判断有误,也可能苹果是被误导上了当。但不管怎样,苹果在相关的法律问题上考虑不周,导致其最终落到今天的被动局面。
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上, 那些自作聪明而又有贪婪之心的人其实比老实人更可能落入别人的陷阱。
以上分析为郝俊波律师个人意见,其基础来自媒体的相关报道,本文仅为娱乐之目的,并非法律意见,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郝俊波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10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韩寒大战方舟子之律师评断

自从2008年冠希哥以一出惊天地泣鬼神的“艳照门”横扫华人世界后,春节期间,中国网络上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方舟子大战韩寒”这出大戏,可谓高潮迭起,败走“麦田”,舟子出山,再到韩寒怒诉,异彩纷呈。既然要到法庭,那就由法律说了算,法典之下,谁赢谁输?这起诉讼,在事实层面(是否有代笔),方舟子肯定会输;但在法律层面(即判决结果上),韩寒未必能赢。

口水战 言论自由岌岌可危?

韩寒“大战”方舟子可谓愈演愈烈,两人在各大媒体上隔空放炮,围绕韩寒是否有代笔,言论自由、名誉权、著作权等问题,各界人士纷纷登场,粉丝互掐,派系林立、标签帽子乱飞。为此父子成仇、夫妻反目、学者分道扬镳,上演好一场闹剧。大战数回合后,韩寒终于决定将代笔风波诉诸法律程序,拟起诉方舟子侵犯其名誉权。微博口水战终究不过瘾,还是打到法庭里去了。

这韩寒的起诉状还没递交,有些法律人就忧心忡忡起来,认为如果方舟子因为错误的判断和质疑,被判决赔偿,那么,大家的言论空间就不存在了,因为“言论自由永远不是正确言论的自由”,摆出一副捍卫和争取言论自由的姿态。

针对某些法律同行的观点,我很是满头大汗,因为言论自由的内涵、逻辑范畴及界限不是这样的,言论自由也不是这样捍卫的。

言论自由 这是啥玩意?.

所谓言论自由,是指一国公民通过语言表述各种思想和见解的自由,属一国宪法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广义的言论自由还包括新闻、出版、著作、绘画等自由。我国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第41条规定公民享有对政府及官员的批评建议权,第51条规定公民行使自由和权利时,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或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

由上可知,言论自由主要包含两个层次:第一,言论自由属宪法性权利,应首先被视为公民言论免受政府干涉、禁止、审查或限制,公民争取与捍卫言论自由,主要指向政府的干涉、禁止、审查或限制;,2,言论自由有其法律界限,公民行使言论自由不得越过上述界限,否则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方舟子连发十几篇文章质疑韩寒,当然属于行使其言论自由。在整个事件中,方舟子的言论自由受到了充分保障,没有受到政府干涉、禁止、审查或限制,其他单位或个人(包括韩寒)没有能力也没有对其进行禁止或限制,因此韩寒案根本不涉及方舟子言论自由的争取或捍卫问题,而只涉及到行使言论自由的界限问题,即方舟子是否越过言论自由界限侵害了韩寒的名誉权(宪法第51条及民法通则第101条规定的公民权利)。韩寒案只是普通的民事侵权纠纷,而与公共利益无涉。由此看来,如果非要说韩寒案涉及言论自由或公共利益,那就有点上纲上线,且上错了纲线。

法律 莫非会各打八十大板?.

诉讼本身不会涉及到韩寒的著作权问题,因为无论韩寒有无代笔,都不影响韩寒对作品的著作权权属。韩寒提起名誉侵权之诉也许有两个目的:一是以司法程序确定其无代笔的事实,二是确认方舟子名誉侵权。第一个目的最关键,也是韩寒最关心的,其实舆论战已能够说明事实真相,稍有一点常识、逻辑分析及判断力的人定能得出恰当的结论。我认为,方舟子的分析、推理及最后结论,整体上基于主观臆测以及逻辑不周延的推理,而没有多少证据作为支持,更遑论形成完整充分扎实的证据链。如果方舟子关于“韩寒有代笔”的论断能够成立,那么韩寒在《正常文章一篇》的那段论述也就能成立,“如果你结婚生子了,按照逻辑,你不能理解我第二天有工作夜里一点还在写文章,证明你无法这样做,证明你精力不行,证明你无法满足你老婆,证明你老婆在过去的两年里必然偷人。”当然,事实到底如何,不妨期待法院判决。

关于方舟子是否构成名誉侵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0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7条规定,应根据1.方舟子是否存在捏造事实(捏造材料歪曲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侮辱、诽谤(毫无根据地得出及散布虚假事实)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的违法行为;2.是否存在韩寒名誉受损害(人格尊严受害,社会评价降低)的事实;3.违法行为与损害事实由因果关系;4.方舟子主观上存在过错等四个方面进行裁判。法官在案件审理及裁判时还是有自由裁量权的,尤其在韩寒名誉是否受损害及方舟子是否存在主观过错方面。

最后预测下代笔案的结局,我认为有以下可能:1、法官认定韩寒没有代笔,但因不存在方舟子主观过错及韩寒名誉受损的事实,判决方舟子不构成侵权;2、法官认定韩寒没有代笔,最终判决方舟子构成侵权并向韩寒赔礼道歉作出赔偿。结论是:方舟子在事实层面(是否有代笔)肯定会输,韩寒在法律层面(判决结果)未必能赢。

这样看来,韩寒打官司是不明智的。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6th, 2012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