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3月, 2011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如期形成

吴邦国委员长3月10日上午向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说,到2010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重大而艰巨的历史任务。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经过各方面坚持不懈的共同努力,我国立法工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
吴邦国说,1982年通过了现行宪法,此后又根据客观形势的发展需要,先后通过了4个宪法修正案。到2010年底,我国已制定现行有效法律236件、行政法规690多件、地方性法规8600多件,并全面完成对现行法律和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的集中清理工作。目前,涵盖社会关系各个方面的法律部门已经齐全,各法律部门中基本的、主要的法律已经制定,相应的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比较完备,法律体系内部总体做到科学和谐统一。一个立足中国国情和实际、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集中体现党和人民意志的,以宪法为统帅,以宪法相关法、民法商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的法律为主干,由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多个层次的法律规范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国家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以及生态文明建设的各个方面实现有法可依,党的十五大提出到2010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立法工作目标如期完成。
吴邦国委员长3月10日上午向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吴邦国委员长3月10日上午向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亿万人民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取得的重大成果。
吴邦国委员长3月10日上午向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说,改革开放30多年来,在党中央的领导下,我们成功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立法路子。我们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工作大局,有计划、有重点、有步骤地开展立法工作,仅仅用几十年时间就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立法任务之重世所罕见,克服困难之多前所未有,成绩来之不易,经验弥足珍贵。这当中最重要的经验有这么五条:
一是坚持党的领导。
二是坚持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为指导。
三是坚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
四是坚持以人为本、立法为民。
五是坚持社会主义法制统一。

Published by admin on 3月 11th, 2011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国资委敢不敢公开央企高管的灰色收入

新闻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王学进
对资源收益丰厚的企业来说,10%的资源税并没有解决资源收益的分配问题。国有企业5%或10%的红利上缴,也没有解决一些处于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超额利润的分配问题,况且红利是上缴给国资委,并未进入公共财政。
  2月22日,国资委副主任邵宁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现在对于央企高管薪酬的管理是半市场化的办法,明显比社会上同类岗位要低,而且低得比较多,该措施目前的效果比较好。央企领导人的收入对于国资委、监事会来说是非常透明的,需要的话,可以向社会公开。(2月22日《中国新闻网》)
  虽然邵主任没说高管薪酬是多少,但如原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去年8月间公布的平均在60万元左右属实,则邵主任的说法可信,确实,比起社会上同类岗位来,央企高管的薪酬并不高。但如果国资委以此证明对于央企高管薪酬实行半市场化管理的办法是成功的,则十分荒谬!
  人所共知,央企高管的实际收入不能拿薪酬来衡量,而是取决于他们的灰色收入。最近曝光的恩施最牛电力公司3000人分7亿一事就很能说明问题,中石化原总经理陈同海受贿2亿元的事实也表明,不能排除某些央企高管通过或明或暗的寻租行为获取灰色收入。
  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统计,目前,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间。2008年中央企业人均福利费支出为3387元,其中最高的甚至达到4.46万元。据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研究得出的数据,中国灰色收入总额高达5.4万亿元,其中相当部分存在于垄断行业。
  王小鲁分析得有理,灰色收入主要来自制度不健全导致的腐败、寻租行为、公共资金流失和垄断性收入的不合理分配。对资源收益丰厚的企业来说,10%的资源税并没有解决资源收益的分配问题。国有企业5%或10%的红利上缴,也没有解决一些处于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超额利润的分配问题,况且红利是上缴给国资委,并未进入公共财政。全国国有企业2010年实现利润19870.6亿元、上缴“红利”440亿元的消息可为佐证,国企创造的巨额利润并没让全民共享,而是多被“体内循环”消化掉了。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曾说:导致中国贫富分化的因素一是腐败,二是垄断。国资委也许可以通过半市场化的办法降低高管薪酬,但未必能解决得了灰色收入这一顽疾。最有效的办法是,落实温家宝总理在去年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所作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设想:深化垄断行业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完善对垄断行业工资总额和工资水平的双重调控政策。严格规范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经营管理人员特别是高管的收入,完善监管办法。进一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坚决打击取缔非法收入,规范灰色收入,逐步形成公开透明、公正合理的收入分配秩序,坚决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一句话,就是打破垄断,开放竞争,实行完全市场化的薪酬管理办法。

Published by admin on 3月 3rd, 2011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