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月 6th, 2009

律师业的冬天来了吗?

新闻来源:中国律师网  

   律师业的冬天来了吗?  时候已是年关,一年中最冷的季节来临了。但是,更冷的仅仅是天气吗?一位律师老友来电话说,律师业的冬天真的也   来了吗?不是吗?为什么所里的业务量眼看着在渐渐地下降,客户的电话也在渐渐地减少,上班的律师却在渐渐地增多。是啊!许多律师都在问,律师业的冬天是真的来了吗?据有关外电报道,华尔街金融海啸之后,当律师也难逃被解雇的命运时,你就知道情况有多糟糕了。作为两家根植于旧金山数十年的规模律师所,美国的Thelen以及Heller Ehrman目前面临彻底崩溃。据说其部分原因源于主要业务显著放缓,以致两家律师所各有几百名律师被冷落。许多其他律师所也是同病相怜,诸如被《美国律师》杂志评为前100名盈利律师所的两家芝加哥律师所即Sonnenschein Nath &Rosenthal 和Katten Muchin Rosenman以及国际律师事务所巨头Clifford Chance,都已裁掉了数十名雇员。还有一些律师所,如总部设在亚特兰大、拥有200多名律师的Powell Goldstein律师所,正在酝酿着与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联合。总之,在2008年10月,法律服务业与失去了1000多个就业机会。
显然,这不是法律服务业所希望出现的局面。
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企业真的不需要法律服务了?
其实,企业也是有苦难言。金融危机像多米若骨牌一样,在袭击着各类企业,在吞噬着各种行业,谁也阻挡不住,谁也改变不了。于是,你要维权就要打一场官司,你要违约就将面临一场官司;于是,打官司就需要花钱,但打官司却都没钱,不打官司就更没钱;于是,证券经纪公司裁人,银行裁人,企业裁人;于是,律师所也开始裁人……
话说回来,与企业相比,律师所的裁人情况实在是微不足道。尽管拥有700名律师的美国Clifford Chance律师所裁掉了50多名有关服务房地产交易及相关交易领域的律师,尽管纽约Mckee Nelson律师所裁掉了17位公司和金融类律师(现只有174位律师),尽管总部设在芝加哥的Bell Boyed & Lloyd律师所也裁掉了10多位律师(还有260多位律师),但都无法与企业遭到的摧残相提并论。
他们都无一例外地抱怨,正是因为“前所未有的市场条件”而造成了他们前所未有的困境。
同样,中国律师业面临着几乎类似的困境。
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曾经风光无限的金融律师竟然现在有时间去打电脑游戏了,而以前类似这种空闲是无法想象的。
“我想去买一个PS3游戏机,也许我会有更多的时间在家玩游戏了。”今年30岁的孔鑫说。他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这家事务所是金融、融资并购业务圈中知名的律所之一,在众多境内外上市、并购项目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影。孔鑫手上原有20个“开卷”项目,也就是有20件企业上市、并购、发债的项目在同时推进。但目前,这些“资本专列”突然刹车了。年初,他曾估计2008年至少可以完成其中的10个项目。
无论从改革开放30年的大周期、还是以2003年后的黄金5年的小周期观察,中国的中产阶级都没有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循环。在过去的几年中,孔鑫的收入每年都有超过30%的增长,那是这个阶层完成第一次积累的白银时代。
“好消息是市场已经到了底部了,坏消息是,不知道多久才能走出底部。”孔鑫对记者说。但他相信黄金时代还没有到来。
对金融律师来讲,重组、并购、IPO、发债……,在过去的几年中,这些金融概念循环往复推动着资本市场的齿轮,每一步都需要金融律师参与谈判、尽职调查、撰写备忘录、出具法律意见书。金融律师与投行经理们一起,把一个个实体经济推进虚拟经济的汪洋大海,从其中获取中介佣金。于是,年景好的时候,金融律师的收入以几何级数增长,近年来,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及境内外资本市场正遇到了这样的“好年景”。凭借勤奋与运气,只需五六年,一名刚毕业的初级律师就有可能成长为合伙人,年收入也会有近10倍的增长。
在内部管理上,律师所内以“工作小时”对员工的工作量进行管理。每天记录的工作时间一般在6小时左右,这包括看文件、会议、打电话的时间。每名员工一年要至少达到1500小时,在此前繁忙的几年里,大部分人每年的工作时间都基本超过了1800小时。
现在,危机来了,冬天也来了。于是,各大律师所之间的同行聚会也越来越频繁了,律师们都在共同商量着如何度过寒冬。很多律师所准备给员工放假,并且效仿香港律师同行们2007年就曾经采用过的办法--年底奖金分两次发放。对于高级律师来说,年终的奖金会占年收入的重要部分。合伙人们也在考虑减少年底分红,留出资金以维持周转,而在以往那些风调雨顺的年份中,没有人会想到这些问题。如果市面依旧萧条下去,律师所的裁员将很难避免。事实上,目前很多事务所的招聘和晋升都已经冻结。
抱团取暖,应当说既不失为一个面对危机、应对危机的策略,更不失为一个度过危机、走出危机的战略。据我所知,这几个月我国律师界曾召开了几次不同规模的同行聚会、同业交流、同仁切磋。
2008年9月24日至26日,八方律师联盟100余名律师在青岛共话如何面对金融海啸;
2008年9月26日至28日,华东六省一市200名律师在福州共商如何提升律师社会责任;
2008年11月1日至2日,300名律师与企业家在杭州共谋抵御金融风险、转移投资风险;
2008年11月28日至29日,以“科学发展?行业创新”为主题的“首届西部律师论坛”在重庆拉开帷幕。来自西部12个省区的600余名律师不仅关注传统的诉讼业务技巧,更关注面临危机的金融证券保险业务应对。
……
不仅如此,外资机构与律师也在不断地切磋,以求擦出火花 
作为世界领先的法律和商业资讯提供商,律商联讯(lexisNexis)于2008年12月4日邀请了数十位由企业家、银行家、律师、咨询机构管理人等组成的专家顾问,就金融危机对中国法律服务业的影响进行研讨。
2008年12月12日,由全球十大律师事务所之一的路伟国际律师事务所(LoveLLs)和中世律所联盟(SGLA)共同举办了一场以“管理现在?创造未来”为主题的“中国律所管理论坛”。具有忧患意识的业内人士在论坛上自然而然地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律所管理已成为律师业决胜市场的生命线。
更有意思的是,向来被视为律师对立面的检察战线于2008年12月10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亮出惊人之举:检察日报报业所属《方圆法治》杂志社竟然创办了一份写律师人、谈律师事的《方圆律政》杂志。他们不仅创办杂志,而且还开办律政俱乐部。
所有这一切都表明,这哪里是冬天来了?分明就是春天来了!在我看来,时节虽然已经到了冬天,但律师界的冬天还没有到来。当然,我们很多律师同行确实已经感到了一丝丝的凉意或者说一阵阵的寒意。如果真的说冬天真的已经来了,那我要说,对于非诉律师来说或者更严格的说,是金融律师的冬天已经来了。
但是,对绝大多数诉讼律师来说,感觉应该是春天就在眼前。他们认为,现在正是由初春全面走向盛春的时节。我个人认为,即使对非诉律师来说,也不完全就一定是冬天。如果说是面对挑战,也只是我们的客户或者说首先是我们的客户。我一直认为,能够走在客户前面的律师,是有战略眼光的律师;能够陪着客户同行的律师,是有谋略思维的律师;能够跟着客户行走的律师,是有策略眼界的律师。现在,我们可以看看,究竟有多少非诉律师是走在客户的前面,有多少律师是陪着客户在同行,有多少律师是走在客户的后面。很显然,在冬天来临的时候,走在客户后面的律师会比走在客户旁边的律师尤其是走在客户前面的律师,要吃亏得多。所以,非诉律师一定要有战略的眼光。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律师跟其他职业的一个不同点在于,律师永远是在解决问题的。而律师解决问题,靠的就是专业的智慧。所以,我认为,金融危机对律师来说,看起来是困境,实际上是机遇。变危机为契机,变复杂为简单,变被动为主动,正应该是有战略有谋略的律师的临场表现。所以,我觉得在非诉业务中,我们律师的眼光应该考虑如何从国际投向国内,也就是如何将我们的战场进行战略转移,开辟第二战场。同时,有条件的非诉律师也可以考虑和研究开辟诉讼业务的转向问题。现在,有一个价值取向值得商榷,那就是许多律师不愿做诉讼业务或者说看不起诉讼业务,当然其中也有的是不敢做诉讼业务。所以,我们发现在许多律师事务所的简介中,常常是将诉讼业务排在最后一栏。其实,诉讼业务应该是我们律师的基本业务来源。从刑事诉讼来讲,可以说,刑事辩护是一个律师成长的阶梯、成名的摇篮、成功的基础。总而言之,我个人认为,现在的情形是,对非诉律师来说,表面上是一种困境,实际上背后掩藏着巨大的机遇。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借此研究和思考律师行业、律师事务所乃至律师个人的发展战略、专业谋略和业务策略问题。所以说,危机变成契机,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
当然,许多律师已经看到了这样的契机。以民商事审判的改革为例,他们看到了诉讼律师面临的机遇。
2007年10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决定》,建国以来最大幅度的再审制度改革由此启动。
2008年3月30日,最高法院公布《调整全国各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将85%以上的一审案件下放到基层法院。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新的再审制度施行后,法院系统受理的申请再审案件大幅攀升,仅最高法院第二季度受理的申请再审案件增幅就超过170%。
2008年11月25日,最高法院公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首次针对此前颇为神秘的再审程序出台体系化的司法解释。
据了解,我国法院系统立案庭的机构及人员,目前正以建国来少有的速度进行扩编。仅以东北三省为例,黑龙江省高院设立了两个立案庭,吉林省高院设立了四个立案庭,辽宁省高院设立了三个立案庭。在最高法院,继有关刑事死刑核准机构扩编之后,立案二庭与审监二庭的扩编现在就只差最后的法律程序了。
这还只是机构的改革,其全面改革将主要体现在以“程序法定化”为导向的职能改革。
有关专家认为,此前的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在再审申请的事由、审查程序、处理方式等再审启动程序的问题上规定不够具体,甚至存在立法空白,导致了“申请再审难”与“当事人重复申诉、无限申诉,法院重复审查、司法资源紧张”并存的窘境,造成了“再审启动随意性大、暗箱操作”与“法院无法可依、再审程序改革难以推进”的两难局面。立法者希望通过此次再审制度改革,集中解决民事诉讼法施行16年来矛盾突出的民商事案件再审问题。由此,改革的总体目标被确定为:实现再审程序的法定化,使当事人的再审申请权成为一项有法定程序保障的诉讼权利,并从法律上区别再审审查与申诉、信访,使前者由法院的一项内部工作,上升为法定的、公开的诉讼程序。
此次改革,将再审程序划分为再审申请的受理、再审申请的审查和再审案件审理三个阶段。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以蒋勇律师为核心的团队经过充分而认真的研究后形象地称之为“准三审程序”的改革。他们认为,此项改革,无疑最大限度地淡化了以往的职权主义色彩,强化了当事人主义的元素。显然,程序的改革必然将带来客户的需求、市场的扩容、业务的增长。因此,给我国诉讼律师的业务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新的挑战。
由此可见,同样的季节,同样的气候,但有的人看到的是冬天,有的人却已经看到了春天。此时就看我们是心中有数还是心中无数?是心中有招还是心中无招?是心中不慌不忙还是心中不知所措?
曾经听过一个这样的故事:寒风刺骨的冬日,一个富翁与一个农夫,一个在不断地增加衣服,一个在不断地减少衣服。但是,富翁却冷得发抖,而农夫却挥汗如雨。为什么呢?因为富翁是在消极应对危机,而农夫却在积极挑战困难。谁是最后的胜利者,显然不言而喻。
如果说冬天真的来了,我们就一定要反问自己,我们做好准备了吗?如果说冬天还没有来,我们同样要反问自己,我们该做什么准备?
其实,还是那首我们耳熟能详且又脍炙人口的诗说得好: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Published by admin on 2月 6th, 2009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