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8月 1st, 2008

近期建材机械医药行业外企更易成为反垄断目标

 ⊙本报记者 于祥明  昨日本报采访了建材、机械、医药等行业相关人士,他们大都认为,就目前集中度偏低的一些产业而言,受相关法规涉及不大。相反,一些全球性产业龙头和跨国公司更容易成为反垄断的“猎物”。
  “国内类似药企等产业目前还没有形成像世界顶级跨国医药公司那样的市场寡头垄断,中国企业的规模普遍较小;而产业集中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因此,《反垄断法》所起到的作用更多是未雨绸缪,预防过度集中形成垄断,从而建立起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雷曼律师事务所郝俊波律师表示。
  他指出,相比之下,外资医药业等行业巨头将会更容易触及《反垄断法》的高压线。“这样可以防止强弱两极分化,对内、外资企业的公平竞争是有积极意义的。”
  对此,银河证券建材业研究员洪亮也持相似看法:“就中国建材业而言,虽然形成了海螺水泥、冀东水泥、中建材、中材等水泥业巨头,但是,从全国范围而看,产业的集中度仍偏低。”据统计,截至2007年底,我国十大水泥企业集中度才提升到23%。
  “目前法律刚刚出台,还需要进一步消化理解,理清其核心内容及具体要求。”中信建投高级分析师高晓春向记者表示,就机械产业而言,波及的公司并不多。如果单从市场份额来看,振华港机(12.38,-0.37,-2.90%,吧)、安徽合力(12.94,-0.38,-2.85%,吧)等在某些产品上份额比例较大,但是否会就此与反垄断法有什么“瓜葛”,却未可知。
  但可以肯定的是,反垄断法规对整个民族产业平等健康发展、对于国家利益甚至国家安全都很重要。一位医药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可能受反垄断法规实施的影响,辉瑞洽购天药、华药与帝斯曼合等好几例外资并购案或将搁浅,这对于中国原本脆弱的医药产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同样,建材和机械分析师也表示,《反垄断法》的出台有利于机械建材等集中度低产业稳步发展。
  “世界各国的《反垄断法》虽然因不同的国情各自有不同的特点,但是,控制企业合并是《反垄断法》的主要内容。”郝俊波说。
  他指出,中国在其他国家进行并购,很多都要受当地《反垄断法》的制约。中国有了《反垄断法》,就可通过反垄断审查武器,防止外资在中国进行可能导致行业垄断的并购行为。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8月01日 01:55  中国证券网-上海证券报

Published by admin on 8月 1st, 200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

反垄断并购迈步 相关工作进入倒计时

发达国家的《反垄断法》已运作多年,中国《反垄断法》的实施,在国内将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市场环境。    《反垄断法》的实施适时推进,商务部反垄断调查局也即将成立,这一法规对医药行业的影响同样受到广泛关注——
    8月1日,酝酿多年的《反垄断法》将正式生效,相关准备工作也进入倒计时。
    日前,据商务部消息人士透露,商务部将在《反垄断法》实施前,组建一个负责反垄断调查的司局级部门,统一行使内外资企业并购中的经营者集中审查执法工作。同时,国家发改委和国家工商总局也将成立新的司局,分别负责《反垄断法》规定的“价格垄断”审查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审查。另外,根据《反垄断法》规定成立的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的办公机构也将在商务部设立。
    预防作用
    “《反垄断法》光起草就经历了十多年,时间很长,其出发点主要是保证国家产业安全,对外资进入中国进行收购兼并等投资行为进行审查和约束,这在国外也是惯例。对于一些基础性的产业,不允许外资进入,甚至连参股都不可以。而对于一些竞争性产业,外资的进入过去也有相关规定,但是还没上升到法律层面。”中国药企管理协会常务副会长于明德说。
    事实上,由于我国医药行业本身的发展比较滞后,企业实力和规模与汽车、电信、电力等行业相比要小得多,产业集中度相对要低得多,因此并非业界关注的重点。
    “而且由于医药产业已经完全市场化,与其他关系到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相比,没有什么特殊性。”于明德说。
    但一个事实是,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外资纷纷放弃了在华投资设立工厂的单一方式,转而将跨国并购、收购中国企业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主要途径。同时,外资医药企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逐年加大,民族医药企业对中国市场的控制力不断被外来力量削弱,一些业内人士对外来资本并购步伐的加剧感到忧心忡忡。
    因此,雷曼律师事务所郝俊波律师认为:“由于实行市场经济的时间并不长,加上其他一些因素,国内药企目前还没有形成像世界顶级跨国医药公司那样的市场寡头垄断,中国企业的规模普遍较小;而产业集中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因此,《反垄断法》所起到的作用绝大多数时候应该是未雨绸缪,预防过度集中形成垄断,从而建立起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相比之下,那些外资医药行业巨头可能会更容易触及《反垄断法》的高压线,这样可以防止强弱两级分化,对内、外资企业的公平竞争是有积极意义的。”
    但其中仍有一些争议悬而未决,如经营者集中的标准如何制定,针对外资并购的审查如何进行,还有针对竞争对手的豁免问题等,都有待进一步细化。
    禁止垄断并购
    随着欧美等发达国家医药市场发展速度的逐渐放缓和中国医药市场的快速成长,以及中国市场开放步伐的加快,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并购步伐也有加快的迹象,因此,适时出台的《反垄断法》对加强和规范外资并购,有着深远的影响。
    “《反垄断法》出台之后,对于外资进入医药行业的审查将更加严格,这一点是肯定的。
”于明德说。     而另据消息人士透露,正是由于该法即将实施,目前有好几例外资并购案可能将因此而搁浅。对于此前甚嚣尘上的辉瑞洽购天药一事,这位消息人士也并不乐观:“我估计可能不会成功。辉瑞本来在皮质激素类药物领域就垄断了国际市场,而天药又是该产品在国内的龙头老大,强强结合,不是为未来的垄断播下种子吗?”该消息人士说:“而且,现在很多跨国医药公司的投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绝对控股,好赚钱,所以让辉瑞退步转而参股的可能性也不大。”
    “此外,已经在业界传了3年多的华药与帝斯曼合作的消息,到现在也未获批,《反垄断法》出台后,审批更加严格,就更悬了。”这位人士说。
    对此,郝俊波认为:“世界各国的《反垄断法》虽然因不同的国情各自有不同的特点,但是,控制企业合并是《反垄断法》的主要内容。中国在其他国家进行并购很多都要受当地国家《反垄断法》的制约。有了中国的《反垄断法》,我们通过反垄断审查这个武器,可以防止外资在中国进行在其他国家(甚至他们祖国)所禁止的可能导致行业垄断的并购行为。这对保护民族产业、国家利益甚至国家安全都是很重要的。”
来源:医药经济报  作者:贺彩丽
来源链接:http://info.pharmacy.hc360.com/2008/07/29073761321-2.shtml

Published by admin on 8月 1st, 200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

体育法专家借奥运倡导我国运动员维权意识

 距2008北京奥运会还有一周的时间,人们正从不同角度关注奥运,体育法治也是其中之一。  日前,复旦大学体育法研究中心、上海市律师协会、上海市体育局联合主办了“弘扬奥运精神完善体育法制”奥运法治研讨会,专家们尝试从法治层面关注奥运,并且提出借奥运契机,完善体育法治,制定《体育仲裁法》,以及在北京或上海设立国际体育仲裁院(CAS)分院。
  设立CAS分院
  中国体育法起草人之一李伟民认为:《体育法》表现出的最大不足是内容相对宽泛,缺乏具体的要求与实施细则,在若干体育事件中产生概念混淆,由此造成操作性不强的后果。
  这一观点也为美国奥委会法律顾问郝俊波律师所认同,他告诉记者,体育法即便形成框架,它的可操作性还是不强,远远不能满足解决体育争议的实际需要,从长远来看,如果要切实可行地处理体育纠纷,中国还需要专门制定体育仲裁法。
  李伟民表示,《体育法》中虽然规定“在竞技体育活动中的纠纷”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节、仲裁,但到目前为止,国务院对体育仲裁机构的设立办法和仲裁范围仍未作任何规定。他分析说,这主要是因为立法人在起草时并没有考虑到这一规定实施的可能性,从而影响了体育仲裁制度的建立与实施。“所以有必要完善体育仲裁制度,将体育仲裁范围扩大到处理与体育有关的一些体育争端,不仅仅局限于竞技体育纠纷。”
  当然,目前这一缺陷并不影响奥运会的正常举办。因为,根据《奥林匹克宪章》规定,奥运会期间或与奥运会有关的争议都须提请CAS独家仲裁。
  CAS从1996年美国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始设立其临时仲裁机构,目的是为了更有效地处理奥运会期间发生的有关纠纷,包括反兴奋剂问题、参赛资格问题、国籍问题以及对比赛结果不干涉问题等。临时仲裁机构是为奥运会参赛者明确解决争议的一个权威机构。同以往四届奥运一样,今年的北京奥运会同样设立了这样一个临时仲裁机构。
  由于这一临时仲裁机构的引进,复旦大学体育法研究中心主任陈乃蔚认为此次进驻的CAS临时仲裁机构及其相关的法规制度可以作为我们很好的模仿、学习对象。他建议说,以北京奥运为契机,加快制定我国体育仲裁方面的法律法规,推进中国体育仲裁制度的建设。“尤其是,利用本届奥运会主办国的有利地位及时向国际奥委会和国际体育仲裁院提出申请在中国北京或上海设立CAS分院,这将有助于搭建国际体育交流平台,也有助于将来我国举办包括奥运会在内的更多大型国际体育盛会提供解决体育争议的良好手段。”
  提升运动员维权意识
  即便是设立了体育仲裁机构,我国运动员的“维权意识”也并不高。陈乃蔚建议对运动员和教练加强国际体育仲裁知识的宣传教育,倡导依法维权的风气。
  根据规则,在本届北京奥运会比赛中,我国运动员如果认为裁判的判罚有问题,可以向裁判上诉委员会上诉,如果对上诉结果仍不满意,可以向北京的CAS临时仲裁机构申请仲裁。郝俊波认为,如果有证据表明裁判是出于恶意、受贿或非依正当程序作出裁判的行为,临时仲裁机构就会对这些裁判行为进行审查、纠正。
  郝俊波表示,相信这次在北京举办奥运会应该是帮助我们的运动员树立维权意识的好机会,而且北京的律师也做好了代理运动员进行仲裁的准备。
  此外,上海市体育局政策法规处处长王才兴也建议,除了已经列入立法议事日程的《体育法》的修改,《全民健身条例》出台,围绕奥运时期突出的“举国体制”的制度模式是否坚持以及如何完善,竞技体育与群众体育的关系如何准确定位及怎样协调,体育社团的实体化是否真正推进,政府对体育发展尤其是竞技体育的组织、投入力度是否会有所改变,都需要深入的研究和明确的回答,并且必须有肯定的法律规范和规定。田享华 陈泳谕 张丙杰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8月01日 02:50  第一财经日报
来源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080801/02502355486.shtml

Published by admin on 8月 1st, 2008 tagged 法律 | Comments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