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4月, 2008

雷曼律师事务所宣布立即雇佣200名上海律师

 雷曼律师事务所星期二宣布即将通过额外雇佣200名律师来扩大其在上海的业务。这家中国注册的著名律师事务所宣布将扩大其全部业务,包括公司法、商法、知识产权法、婚姻法、劳动法及诉讼业务。
“此次扩张计划由来已久”,雷曼律师事务所上海办事处主任Scott Garner 这样说。 “ 多年来我们一直按目前现有的员工人数运营。我们在上海、江苏及浙江的客户持续增长,我们不得不因此依靠北京、深圳及成都办事处的律师。录用200名律师只是我们支持上海客户需求计划的一部分。”
 即使对于中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之一,录用额外的员工将需要相当可观的投资。财务主任Betty Choy 评论道:“当然,在人力资本方面这是一笔相当大的支出。但是,律所的管理层针对此次战略行动的必要性持一致意见。这不是一个“如果”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的问题”。
雷曼律师事务所将立即开始接受宣布职位的申请工作。合伙人,叶文昌,将管理全部新律师的录用工作。
 有兴趣的申请人请联系hr@lehmanlaw.com。
 雷曼律师事务所是中国著名的公司法律所及商标专利代理机构,在北京、上海、香港、澳门及蒙古设有办事处。律所由Edward Lehman先生管理,长期居住中国的雷曼先生是中国法律专家,拥有21年在中国大陆的法律从业经验。
 欲知更多律所信息,请登陆网站www.lehmanlaw.com.。

Published by admin on 4月 30th, 2008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新中国民航史上空难原因几乎无一公开 难在哪里?

《中国新闻周刊》对12分钟疑似录音的来源进行了调查。在此过程中,一段“5·8”空难飞行仿真录像浮出水面。录像长度约38分钟,标题为“B737深圳重大飞行事故——(原)中国民航总局安全办公室、(原)中国民航总局航空安全技术中心制作”,制作日期为2000年12月。录像数据引用自事故存留的FDR和CVR的译码数据,以及现场调查的大量资料。CVR即为记录飞行员对话录音的黑匣子。这与互联网上流传的12分钟版本录音完全一致  听这12分钟的录音,是对心理最大的考验。坚持听完的人应该不会忘记,飞机的副驾驶在最后1秒时那绝望的喊声。
  这被网友认为是1997年深圳“5·8”空难黑匣子的解码录音。那一天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CZ3456航班在空难中失事,导致35人死亡。疑似黑匣子录音全程记录了那场悲剧的最后12分44秒,机组人员之间的对话以及他们向地面塔台的求救过程。
  2008年3月初,这段录音被转贴到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轰动一时。绝望的记录旋即被广泛转贴——包括两个版本,一个为最后3分钟版,一个为最后12分钟版。
  同时流传的,还有录音的文字版和“5·8”空难事故调查报告。4200余字的报告内容涉及事故原因分析、机舱和成员情况以及结论,极其详细。
  在贴吧,在博客,在论坛,“录音”都引起了强烈争议。有人要求将其删除,因为听完“不敢再坐飞机”;但更多人表示支持,“认识空难最好的方法就是去面对”。还有人称:这是“国家机密”外泄。
  无论如何,这在中国民航史上都是一个标志。1949年以来,中国航空界发生几十次空难,但从未公开过详尽的事故调查报告,更不要说公开黑匣子的录音
黑匣子是秘密的,空难调查报告也是保密的。新中国民航史曾发生过数十起空难,几乎无一公布其原因。
     
国家机密?行业秘密?
  发生“5·8”空难的CZ3456航班,隶属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南航的新闻发言人接受上海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此次网上流传的黑匣子录音属于“国家机密泄露,并且已经上报到广东省公安厅介入调查”。但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该新闻发言人改称黑匣子录音为“行业机密”。
  一位飞行员也曾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表示,黑匣子录音属于“国家级的绝密资料”。它只能用来从技术角度破译事故发生的可能原因,不能用来作为事故处理依据以及法庭审理的证据。“这是国际民航组织的规定,全世界航空业都要遵守的,”他说,“没听到过世界上某个国家对某起事故的责任人依据黑匣子做出判决。”
  但《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查阅了中国《民用航空法》,其中没有关于黑匣子信息保密的规定。
  一位美国律师,也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了美国空难诉讼案中调用黑匣子的案例。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中国民用航空局(原民航总局,2008年3月挂牌)安全办公室则表示,黑匣子信息流传属于违反规定的事件,但并不是机密泄露。依据国际民航组织的规定,舱音(既飞行员对话录音)不允许用于调查以外的目的。但这一说法似乎又不能解释安全事故教学录像的出处。这段录像显示,制作方之一就是原民航总局安全办公室。
  这遭到了众多质疑,包括诉讼。2007年11月21日,5位包头空难死者家属准备起诉原中国民航总局(下称总局),认为其迟迟未能发布空难调查报告,违反了将于2008年5月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这起空难发生于2004年11月21日,机上55人全部丧生。
  事实上,在2006年年底,国家安监总局、监察部通报了中国东方航空云南公司包头空难事故调查处理结果。但这短短的“公示”,也仅仅是报纸上的200字。
  在包头空难事故处理中,东航引用的赔偿标准是1993年国务院修订的《国内航空运输旅客身体损害赔偿暂行规定》——每名旅客最高可获7万元的赔付。对此,空难跨国索赔律师郝俊波认为:如果在空难中航空公司没有过错,才有资格考虑按该标准进行赔偿;如果有过失,根据法律规定,航空公司无权引用赔偿的最高限额,而应该赔偿更多。
  这在1996年3月1日实施的中国《民用航空法》中有所体现。该法第132条阐述了这样的意图:如果航空人员在事故中的责任严重到一定程度,涉嫌故意违规,那么航空公司是不能按照一般标准进行赔偿的。
  如果确认责任,涉案的航空人员还有可能负刑事责任。《刑法》第131条规定,航空人员违反规章制度,致使发生重大飞行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飞机坠毁或者人员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现在问题是,总局基本没有公开过事故调查报告。所以在历次空难中,受难者家属即使对赔偿不满,也没有可援引的证据,更无法追究航空公司的责任。
  因为能否获取调查报告而决定空难赔偿额度的,并非包头空难一起。《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获悉,2000年武汉空难的死者家属也面临类似的遭遇。
  
  南航一位官员私下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由于建国以来从来没有公开过民航事故调查报告,如果突然公布,可能会带来社会恐慌。“现在航空公司客座率很低”。
  在信息逐渐公开化的今天,这个“秘密”越来越显得突兀——2003年4月,卫生部就SARS疫情召开了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公布SARS的感染人数与死亡数量,中国政府应对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新闻发布制度初步建立;2005年9月,国家保密局、民政部在北京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对国内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及相关资料解密,诸如矿难之类的天灾人祸的原因,也逐步趋于透明。
  在这种背景下,原中国民航总局也在推进事故调查信息公开化的措施。
  2005年3月7日,总局颁布了《民用航空安全信息管理规定》。其中规定:民用航空安全信息发布分为定期信息发布和紧急事件信息发布。定期发布的信息包括,各类事故及其他不安全事件的统计数据和趋势分析;紧急事件则指特定飞行事故、航空地面事故、飞行事故征候和其他不安全事件的情况,还包括事故或事件发生的基本情况、人员伤亡、事件处理和采取的措施。
  《新京报》报道,就在颁布规定当日,总局有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将向社会公布包头空难事故调查报告。
  而包头空难死者家属桂亚宁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遇难者要有个说法,要对死者有交代,这是对生命最起码的尊重。”
    中国民航的安全水平排在世界前列
  据原中国民航总局网站消息:截至目前,中国民航连续安全飞行时间已突破了800万小时大关。
    1996年~2005年这10年里,中国民航的运输飞行小时比前10年增长了264%,但事故数却几乎减少了一半。
    一份波音公司的研究数据也显示了中国民航目前的安全水平:1996年~2005年,国际上飞机百万架次事故率的平均水平为1.03,而中国民航飞机百万架次事故率只为0.23。按照这一数据,中国民航的安全水平目前排在世界前列。
    另据统计,几种交通工具,按事故率从高到低排序为汽车、轮船、火车、飞机。
    飞机空难几率微乎其微,事故率仅为10万分之一。30年前,重大事故的发生率为每飞行1.4万英里一次,如今是14亿英里才发生一起重大事故,安全性提高了十倍。而据美国全国安委会对全球发生的伤亡事故的比较研究,坐飞机比坐汽车要安全20多倍。
本刊记者/秦 轩 杨龙(发自北京、成都、重庆)

Published by admin on 4月 8th, 2008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许霆获改判5年刑期后拟上诉

新快报讯 (记者 余亚莲 李斯璐) 许霆案10天的上诉期限将至,记者昨日获悉,宣判时当庭表示“不上诉”的许霆又想上诉了。在咨询了律师后,得知上诉并不会加重刑罚(检察院同时抗诉的除外),他开始考虑上诉并亲手写了一份材料,但还没有最终决定是否在上诉状上签字。

许霆无期改判5年
  律师将坚持无罪辩护
  记者获悉,许霆的辩护律师计划明日再次与许霆会面,届时将揭晓许霆是否上诉的最终决定。目前,辩护律师已在草拟上诉状,若许霆同意上诉,只需签下大名即可。
  辩护律师吴义春表示,将继续为许霆作无罪辩护,“重审的一审判决书上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辩护律师杨振平透露,法院最终认定的事实,仍有不少让许霆觉得有违事实真相,许霆对此耿耿于怀。不过,“许霆的态度比较犹豫”。
  “不加刑”规定打动许霆
  记者获悉,在重审宣判之前,许霆一直以为自己会被判处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一听说只有5年,一时非常高兴,当即就说“没意见”。但当他回到看守所仔细阅读判决书时,开始对其中一些细节不满,如银行是哪一天发现钱被取走的,事后他有没有更换电话卡等细节。
  就在他犹豫之时,律师告诉许霆,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上诉并不加刑(检察院同时抗诉的除外)。得知这项规定后,他又开始考虑上诉了,并亲手写了一份上诉材料,但还没有最终决定是否签字。
  许父写信骂儿“没骨气”
  距离许霆的重审判决已经有一周时间了,许父仍对许霆当庭表示“不上诉”耿耿于怀,但苦于不能与许霆面对面交流。所以,他写了一封信,委托辩护律师在会见许霆时带到看守所,劝许霆上诉。
  “我在信上骂了许霆一顿。”许彩亮说,他在信中指责许霆的“不上诉行为”:“许霆,你太没骨气了,你辜负了关注许霆案的广大群众以及媒体……难道你不想司法健全吗?我和你母亲达成共识,一致同意你继续上诉……”
  专家看法:“许霆应该知足了”
  广东大同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永平说,“许霆应该知足了,应该感谢媒体、感恩社会,给了他一个重生的机会。”他认为,上诉已经没有用了,这个案子基本上已成定局,许霆最好尽早离开看守所去监狱,坐牢出来之后再重新做人。
  不过,朱永平认为,许霆是有罪的,但不一定要适用有期徒刑,法院可以更大胆一点儿,采取罚金刑,例如,罚2万元钱,再追缴17万多元的赃款,“这样的判决可能更加符合大部分民众的期待。”
  许霆案上诉三问
  解答人:广东易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旭阳
  1.许霆若提出上诉,最坏有什么后果?
  答:最坏的结果是维持原判。因为《刑事诉讼法》规定“上诉不加刑”。该条文的基础是来源于“对被告有利”的原则,目的是打消被告人的顾虑,保护被告人行使辩护权。被告哪怕上诉失败,最起码不用加刑了。但检察机关同时提出抗诉的情况除外。
  2.许父上诉可以吗?
  答:不能,许霆是成年人,是否上诉的决定权在许霆手上。许父作为家属,父亲给儿子意见是人之常情。除了父亲,许霆有权听各方意见,包括狱友、辩护律师的意见。但许霆决定了不上诉,其他人坚持上诉也没用。
  3.有人认为,5年还是重了。若许霆上诉,民意会不会影响判决?
  答:民意的“威力”未必会影响最后的判决。中国司法独立,一般情况下,判决不会考虑网民、社会舆论的意见。(来源:新快报)

Published by admin on 4月 8th, 2008 tagged 未分类 | Comments Off